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城市伪装 >

伪装学渣 - 地下诗人

发布时间:2019-07-23 15:5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谢俞摁下鼠标,关闭了屏幕上的病例页面。他抬手捏了捏略微酸疼的肩膀,刚准备闭上眼便听到了敲门声。

  “知道了...我等下过去。”谢俞揉揉眉心,而后干脆用手指抵住额头,上下眼皮轻轻阖上。在这样放空的状态下他想起了贺朝。他的男朋友半个月来都在国外做项目,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一滴水都挤不出来。而谢俞的科室最近刚接手了从县城医院转过来的一个病人,小姑娘看起来病恹恹的,脾气却大得很,不愿意配合治疗,是个棘手的家伙。谢俞从业好些年,性格中的某些棱角逐渐被打磨平滑,但让这样一个人折腾心里也极度不好受。他想把这事跟贺朝吐槽一下好舒缓情绪,可惜每当有空点开微信,换算过时差就发现贺朝应该处于休息时间,只能作罢。

  窗外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并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谢俞想,窗台上那盆顽强的植物起码不会死了。他最后一次回家已经是两天前,拿出冰箱里仅剩的食材为自己煮了碗面,吃完后站在阳台吹夜风消食。一套流程下来房子里只有脚步声以及锅碗瓢盆的碰撞声,说不出的冷清。

  年关在即,市中心大楼的玻璃幕墙装饰了彩灯,各种可爱的小动物变幻着姿态出现,为城市添上几分温暖。从谢俞的办公室往外看,沉沉夜幕下华灯璀璨,行人融进金与红交织的光线里,道路宛若纵横相错的光带。

  谢俞起身把手机揣进兜里,推开涂白漆的门走了出去。现在已经不是上班时间,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他的脚步声,还有护士站的小姑娘细微的话音。看见他来,其中一个年轻些的立刻抱着蓝色的文件夹从座位上起身,另一个赶紧转过椅子去浏览网页。两个人眼神都有些许慌乱,脸颊不知是因紧张还是兴奋微微发红。谢俞并不八卦,对两个小姑娘的聊天内容不感兴趣。他双手插进衣袋中,侧身倚着询问台,目光落在墙上挂的的钟表上---已经八点了。

  “小谢....等等!哎呀。”谢俞闻声回头,看见科室主任喘着粗气从楼梯上快步走来,“我们去开个会,快点。”

  护士小姑娘闻言露出为难的神情,支支吾吾地开口道:“主任,这....八号床的女孩儿....她现在.....”

  主任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小姑娘立刻闭上了嘴巴。“有人来接班,人都往病房去了你还傻愣在这。”主任跺了跺脚,“走吧小谢。”

  谢俞再次回头看了看那姑娘,她已经向着走廊的尽头的楼梯跑去了。看着她消失在转角,谢俞才跟上主任走进电梯。

  会议室里已经坐了半个科室的同事,主任站在门口默默数了人数,确认齐全后关上了门。投影仪打开,几张图片投射在屏幕上,谢俞把手机调至静音,进入了工作讨论中。绿色的窗帘紧紧拉着,遮蔽了窗外闪烁的灯光,室内充斥着人声和翻动纸张时的摩擦音,所有人都聚精会神。

  会议结束时将近九点半,谢俞伸了个懒腰,抬手和同事们道别。明天就是周末,排班的时候没有轮到他,这意味着他可以拥有一个安静的双休日了。

  关紧会议室的门后,谢俞慢慢走上楼梯。他脑中浮现出存货稀少的冰箱,里面仅剩几罐啤酒还有两个不知道烂没烂掉的梨子。希望不要被贺朝看到。毕竟一个月前贺朝才从冰箱里清理出几个发霉的苹果。

  “小朋友,你要不要研究一下上面的菌?”贺朝用两根修长的手指拈起装着烂苹果的塑料袋,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瞧着谢俞,弯腰靠近他,“也许有新的科学发现。”

  贺朝直起腰,嘴里反复念叨着“傻逼”一词,把苹果投进了垃圾箱。“也就你还叫我傻逼,外边人都觉得我精明。”贺朝坐回沙发上,单手拉开啤酒罐上的拉环,“是爱称不?”

  谢俞没回答他,而是朝他勾勾手指,等贺朝凑过来时快速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一触即分。“够爱你吗傻逼?”

  谢俞闻言微微挑起眉,没等他回应,贺朝便扑过来将他摁在沙发上,吻住他的唇。贺朝伸舌扫过谢俞的牙齿,两人黏黏糊糊地亲了一会儿,分开时拉出一条银丝。看着谢俞被亲吻过后艳红的唇色,贺朝舔舔嘴角笑道:“这才是哥的爱,明白吗?”

  “去你的。你又不是第一次试,我早会了。”贺朝喝了一口酒,“实践出真知啊。”

  想到这儿谢俞抿了抿嘴,不得不承认,他有点想念那位远在异国他乡的男朋友了,各种方面上。

  等谢俞看了二十分钟会议讨论摘录,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急诊一楼南门入口。”谢俞皱了皱眉,心想询诊台那个小姑娘怎么没拦住人。可门外那人好像没听到似的,在确认里面有人之后推开门,也没走进来,倚在门框上开口道:“医生,下班时间不看病,约会总可以吧?“

  熟悉的声音传进谢俞耳中,他惊诧地抬起头,看着那个刚刚才在他脑海里出现过的人,开口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贺朝还拖着行李箱,身上穿着一件驼色风衣,脖子上围了格子围巾,单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深邃的眼睛紧紧盯着谢俞。“我给你发了短讯,你没回我。”

  “我那时在开会。“谢俞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果然看见了贺朝发给他的近十条短讯,心里涌出一些愧疚。

  贺朝拉开椅子坐下,带进来一股室外的寒气,他屈起手指轻叩桌面,轻声道:“那你现在看见了。我回来找小朋友约会,可以吗?”

  谢俞关掉电脑,握住贺朝的手捏了捏。“好的,男朋友。”说完他凑上去亲了亲贺朝的嘴唇,冰凉的触感直传到他心底,诱使他伸舌舔了舔眼前人的唇缝。不过现在是在外面,两个人都没敢再做什么,只是进行了短暂的亲吻,但这已足够温情繾綣。

  离开医院大楼前,贺朝解开围巾卷在了谢俞脖子上,握住谢俞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衣兜里。“好了.....出租车来了。”谢俞吹了点冷风,脸微微发红。看起来比平常更可爱,贺朝心里想。

  出租车慢慢汇入车流,成为了纵横光带的一部分。晚上十点多人并不少,车堵在立交桥上,在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全CBD大楼幕墙颜色变幻的彩灯。“挺好看啊,花了不少钱吧。”贺朝握着谢俞的手,看着窗外的景色说道。

  谢俞点点头,抬眸看向贺朝,没想到贺朝也正好看着他。不用多说,他看见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瞳里倒映着城市灿烂的灯火,还盛满了对爱人的温情。他把贺朝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轻轻吻了吻那双眼睛。

http://jaquealgif.com/chengshiweizhuang/21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