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城市伪装 >

UdukiRains

发布时间:2019-07-13 00:4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立阳二中高二三班。在经过了半年的熟悉期之后,班里的各位已经基本混熟,更有直接友谊小船翻进爱情长河里的一对情侣产生——最后一排的两位前校霸,贺朝跟谢俞。

  基本介绍大概就是这样。就算是在这么一个世界背景下,十分在意成绩的天朝依旧是不那么接受高中早恋的。其实也只是瞒着老师家长即可。班上的大家在经过了初步的震惊之后集体送上祝福并和迅速结成掩人耳目统一战线,协助二位在略显枯燥的高中生活里谈恋爱找乐子。

  自表白之后已经过了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二人都已褪下学渣的伪装,摇身一变成为了行走的744。也正因如此,他们得以说服系主任从对门搬到了同一间宿舍,开始了充满青春躁动的同居生活。

  多次有意无意青涩又直接的表白,牵手接吻甚至互相煽风点火都越来越得心应手。但即使已经进行到了这样的地步,一个说大不算很大说小又不能令人忽视的问题却自始至终摆在那里。

  绝大部分的人会在十七岁至十八岁时得知自己的性别,可谢俞时至今日已然成年,这方面却依旧毫无动静。他自嘲,自己饶是有着早熟的性格,身体上却是比同龄人晚开化得很。

  若谢俞还是孤身一人,再晚分化都不会影响他分毫。可现在他不是,他有了贺朝这个决定当做一生伴侣的人,却迟迟不能确定自己的性别,这让未来都充满了不确定性,未免会令人担忧。从小到大周围的所有人包括谢俞自己,都笃定他会是个强大且优秀的Alpha,现在这么一看倒是要跟早已确定性别的贺朝撞号。若谢俞也是个A,不得不说今后的日子会有那么一些尴尬与不便的情况出现。

  贺朝看起来对于这个问题倒是并不在意,只是捧着谢俞的脸细细吻着,末了从背后把人搂在怀里,握着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轻轻揉捏。

  “总之就认定是你了。你要是之后想因为性别这茬提分手,我可不同意。”贺朝凑在谢俞耳边,将自己的满腔喜爱悉数捧到他跟前,歪头见他依旧蹙眉沉默着,忽然又有些慌,“……小朋友,你不会真这么在乎这个吧?我就随便提的你可别真往这方面考虑啊。”

  “没。”谢俞的声音平静如常,逐字逐句清晰地传递着自己的想法。“我是A,还是B,日子都能一样过。不管是床上的事,还是床下的事,顶多就是有孩子的几率低了不少。”

  “如果我是O呢?”谢俞偏头与他对视,忽然勾起唇角笑了笑,低下头露出洁白的脖颈,牵过他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语气无比认真:“标记我啊,哥。”

  你好陌生人,我叫贺朝。你可以随便称呼,我都ok,高中的时候还有人叫我背影哥,不过这个就算了,明明我正脸更帅。可惜你看不见,失去了一个养眼的机会。

  嗯,现在大一,清华的。啧,不是清华同方,靠啊,听着这么不像么,真没骗你。

  啊不,高中不是重点学校。吊车尾学校的吊车尾班里的吊车尾。虽然倒数第一是装的。学习?哎说实话,一边装学渣一边学习还挺累的,摸黑刷题背书是常事。不过啊,像我这种真的学得好的,同时干点比如搞对象这种事是完全不会影响成绩的,也是因为我太厉害了。

  他是我高二的同桌,不过小我一岁。特别好看,特别可爱,白,头发比看上去软很多,手感特别好。比我矮一点,半个头吧。偶尔会做出一些看着整个人都柔和下来的小动作,比如天冷的时候手收了一半在袖子里,手指尾勾着袖口玩手机;还有上课睡觉睡醒了,眼睛还睁不开就开始瞪我。不过对于不熟的人来说绝对是个相当难以相处的人,中央空调,特冷漠。但是其实内心是软的,走近了一些之后,就算说着不管,也还是去帮在教室里打牌那帮人盯着教导主任去了。

  喜欢这事儿真没法分条列点。你觉得你是因为他的哪里哪里好,喜欢他了,其实到最后,别人问你喜欢他哪儿,你反而说不出来。

  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一点一点进到的我心里,从刚开始的平淡无奇,到后来发现,这个人身上由内而外的点点滴滴都像是发着光,我会跟着他的一举一动高兴,难受,每一下都能敲在我的心上。之后我的视线就完全离不开他了,他揍我的时候都不敢还手,他开心就行。

  高中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那些弯弯直直的道理了。确实挺担心的,说不害怕是假的。我也不是一开始就弯,只不过喜欢的他跟我一样都是男的而已。但是万一他笔直笔直的,估计我真的得难受坏了。

  哎对不起,没忍住笑了。平时还不显,跟讲故事似的拿出来一回忆才发现,真的太开心了。

  现在当然还在一起啊,而且不是异地,我俩一个学校。就是不在一个专业,他学医我学的经管,宿舍不在一起。等之后了我准备赚赚外快,出去租个房试试。

  哎,下课铃响了。差不多了,我得去他教室门口接他。最近他在跟教授弄项目,本来以为是帮忙结果变成主力了,天天饭都顾不上吃,啧,我这段时间都在给他送饭,看着他吃完才让走。

  其实是一个月前的产物。最近开始在lof上发东西了就顺手搬过来吧。目前看来语言流的受众面好像挺窄,不过这个倒是我很喜欢也是我比较擅长的文体,之后应该也还会有产出吧。依旧欢迎捉虫提意见方便我提高。

  清华大学今年的新生有两位自开学第一天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位是来自普高却总分744的省状元,而旁边和状元同校,“随便考考”就进来的那位更加夸张,在门口站了二十分钟,直接一炮而红,甚至被怀疑是不是该去电影学院报道。

  不过就算成为了名人,那也还是今年的新生。话题不能当借口翘掉军训,但医院证明可以。贺朝因为紫外线过敏,拿着证明在树荫底下度过了二十天。谢俞踏踏实实走流程军训,听从指挥动作到位,休息时间眼睛一闭隔绝世事,偶尔接收一下男朋友跨了几个连队塞过来的冰水和小零食。

  最后一天汇演完,跟贺朝一块儿在树底下呆了全程的一位腿上有伤的舍友突然凑过来神神秘秘地说道:“哎,兄弟,晚上有好事儿招呼你。”

  贺朝挑眉:“你这一副哪儿捡了张神秘小卡片准备初尝禁果的嘴脸,谁敢上你的贼船。”

  “靠,你这嘴真的毒。”舍友给了他一拐子,把手机举到他面前,“联谊会,凑了几个系的人一块儿找地方包场,趁着还没正式上课都还有空。”

  “哦。”贺朝随便扫了一眼屏幕上的院系名单,看到医学部也在里面。“没兴趣,不去。”

  “你没兴趣??开学第一天当着摄像机的面说大学里谈恋爱比较重要的不是你?”

  今儿个头一次知道这事儿的舍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觉得没有问题甚至在意料之中。但是再没问题他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个新生里的顶级流量拐去现场,便使出了浑身解数,连拉带拽连哄带骗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以死相逼作势要从宿舍窗口跳出去亲吻大地。

  “哥,朝哥,”舍友一声声喊得真情实感,“大家都盼着您这位话题人物出场呢,您就算不理那群虎视眈眈的小姑娘,去露个脸就跑也成,要不然我怕组织的那几个把我扒了扔出去。”

  贺朝是真被烦到了,怕他下一个动作就是冲过来搂自己大腿,按了按太阳穴皱着眉勉强答应下来:“你说的,呆一会儿就走,要是再有人敢拦着,我就也不好言好语地对待了。”

  许久没得到回复,贺朝琢磨着男朋友可能是在想用什么姿势把自己拉黑,可能还要附带见面一顿揍。这时特别关心响了一下,是谢俞回了条简短的语音。

  饭店不大,装潢典雅,整体清净整洁,最前面还有个小舞台。每个院系几个代表,今天晚上直接把这儿包了下来。

  贺朝他俩本来是一块儿到的,结果一进去便分别被围了个严实。两位名人,重点是帅哥,往联谊会上一放肯定是众人的焦点。涌过来的又都是小姑娘,贺朝一开始还能说两句俏皮话,后来干脆连礼貌拒绝都忙不过来了。谢俞那边脸都要冷到北极去了,拒绝的态度明摆在那,偏偏不少人还就吃这么一套,以为他是在吊人胃口便凑得更近。

  两人都能看见对方,但长长的自助餐台和人群隔着,怎么凑都凑不过去。最后谢俞气急,骂了一句直接伸手拨开面前的人群站到了墙边,一时没人再敢上前。贺朝也眼疾手快地揪住了和自己擦肩而过的罪魁祸首,还没等自己说话,舍友已经懂了他意思,双手合十抢先开口:“再上去唱首歌,然后你就撤,谁拦你我打谁。”

  贺朝一口气堵在胸口,是真的后悔自己干嘛答应这破事儿。咬着后槽牙松开手:“我他妈现在有点儿想打你,真的。”

  被人群起哄簇拥上小舞台,贺朝跟在上面拿吉他伴奏的人商量了两句确定了曲子。音乐声响起,柔和的歌曲从他口中缓缓唱出。

  店里的光线非常有气氛地暗了下去,被聚光灯照亮的舞台成为了全场的中心。台下的观众都不自觉降低了交谈的音量,那歌声更加清晰地传入所有人的耳中。而灯下扶着麦慢悠悠唱着的人,视线始终落在远离人群,面无表情的,自己的那位小朋友身上。

  谢俞也抬头看着台上的贺朝,那个仿佛无论做什么都发着光的贺朝。上一次听他在众人面前唱歌还是在高二那年秋游的大巴车上。一年多的时间过去,少年的青涩仍在,也多了许多成熟的气息。他们都在改变,有的东西却一如既往。因为那依旧是他的贺朝,他一个人的。

  视线重叠,四目相对,没有语言的交流,唇角却忍不住上扬。歌声在继续,周围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场地也变得空旷无比,仿佛其他人在此时忽然消失。至少现在他们两个的眼里,就只有对方一人。

  “咳咳。啊——我就唱这么多吧。”贺朝一手插兜,一手懒洋洋地搭在立式麦克风上。“我一个有对象的人就不在这儿凑热闹了,大家玩儿得开心,我回去陪我家那位了。”

  说完,没等躁动的人群冲过来把自己怎么样便长腿一迈跳下了舞台,两三步走到谢俞身边握住他手腕就往门口走。医学部那边一看不乐意了,你自己走就走了怎么还准备顺走我们的流量:“哎!你个有对象的走就算了干嘛拽着他?”

  贺朝感觉自己的手被挣开,随后谢俞带着些凉意的手握了上来,用不容拒绝的力气拽着他离开了喧闹的人群。

  这家店的位置挺偏,出了门后整条街上就他们两个人。贺朝刚想把姿势改成十指相扣,就被谢俞在手上狠掐了一把。

  “哎,知道了。”笑着应了声,贺朝转身去亲小朋友那抿着的薄唇。“男朋友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标题随便打的实在没辙了。文中的曲子是End of the World的Sleeping Beauty,不想爆字数所以前几段的翻译没有贴,歌很好听推荐给各位。过期生锈写手,各位当个小甜饼看就行。

  「本篇经过反复思考讨论之后觉得有较大漏洞,存在为梗而ooc的情况,是我这次的选梗失败,对于其中的ooc给人物和原作者道歉。本篇会成为一个教训吧,之后会尽力提高。」

http://jaquealgif.com/chengshiweizhuang/17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