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程潜 >

陈明仁四平之战胜利了为什么反被免职

发布时间:2019-11-26 21:1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四平解围后,蒋介石亲自在召见陈明仁夫妇,第一句话就是:“有功之将,殊堪嘉奖,不愧为黄埔楷模。”

  在战场上屡战屡败的军,也像打了一针兴奋剂,将陈明仁吹的神乎其神,甚至陈明仁在四平构筑的工事,也成了一条令军群起效仿的“陈明仁防线”。

  陈诚指挥东北的战局之后,就是根据四平防御工事情况,提出“重点坚强工事主义”。直到1949年5月,蒋介石亲临上海布置淞沪战役时,上海的防御工事仍然可以看出摹仿四平的痕迹。

  辽北省主席、陈诚的江浙同乡刘翰东,乘机告发陈明仁“纵兵抢粮”。陈诚素与陈明仁不睦,正愁没有机会,于是当日便请求蒋介石查办陈明仁。

  蒋介石念其有功,将陈明仁撤职,但未查办,后调往任中将参军的闲职。陈明仁在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后,由于作战勇敢,本来深得蒋介石的赏识。

  后来蒋介石认为他性情刚强,飞扬跋扈,不好驾驭,故不予重用,在抗战时期和抗战胜利后的一直在第71军任副军长和军长,直到固守四平街有功,才晋升第7兵团司令官。由于陈明仁的资格较老,加上敢做敢为,团以上的军官多为他亲自提拔,下属认为跟着他不会吃亏。

  陈明仁治军比较严格,他选择军官的条件比较简单实用:一要不怕死,二要未结婚,三要熟读兵书操典,四要枪法好,因此他的部下作战顽强,较有战斗力。可惜在蒋介石手下不得其用。

  辽沈战役前,陈明仁被调到武汉,任华中“剿总”副司令。此时,他受到程潜的影响,倾向和平。陈明仁和程潜是醴陵同乡,还是程潜的学生,所以程、陈两人得以合作。章世钊先生写信给陈明仁,要他看清局势,认清前途,投靠人民。

  在四平被俘的胞弟陈明信从东北释放回到南京,向他转告了同乡李立三的寄语,叙说了优待俘虏的事实。一些好友也鼓励他抓一点实力做资本,以图东山再起,另谋生路。这一切对陈明仁触动很大。陈明仁是胸怀大略的人,虽然决定起义,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为迷惑蒋介石,他甚至以的面目出现。陈明仁召集市政府的官员讲话,声称要与打到底,坚决按政府的指意从事。可私下,他对身边人说,我保证长沙听不到枪声炮声。

  曾与陈明仁在四平血战的四野部队,此时也捐弃前嫌,派出和谈代表到湖南平江县,与程潜、陈明仁的代表和平谈判,相互协商有关长沙起义的具体事宜。

  1949年8月2日至6日,三次电告等人,要妥善对待陈明仁。蒋介石到底是不放心陈明仁,直到陈明仁长沙起义的前几天,蒋介石还派亲信黄杰、邓文仪带来的亲笔信和大笔现款、武器。

  信中言道:“弟一生光荣史迹当自珍惜,为中正所深信也,对卖身投靠分子,应羞于为伍,必要时,不惜大义灭亲将之明正典刑,然后退守湘西,事将来四川为尔后盾……”

  “进入东北之敌,为最精锐的,新一军又为其最强者,故我军虽有奋勇作战,伤亡重大,弹药消 耗甚多,但只能作部份的消灭与击溃敌人,而难于全部击溃与消灭。”

  估计第一次“四平街会战”,共军伤亡的数字是四万人 。如果把四平及本溪两地共军伤亡人 数加起来,四万人不算离谱。原先下令死守四平,本来就准备牺牲数万人。四平兵败,果 然损失数万共军,而四平并未守住,四平街并未化成马德里。

  四平街一仗对东北共军冲击不可谓不大,士气受到严重打击。诚如黄克诚所说, “是抗战八年所未有者。”投降、被俘、逃亡的现象相当普遍。

  共军刚进东北收编了不少伪军的游兵散勇,韩先楚说这些人 “与军进攻相呼应,纷纷哗变,与我作对。” 罗荣桓谈到四平撤退到哈尔滨沿途共军叛变散逃的混乱情况这样写道 :

  “从长春撤退到哈尔滨时思想很混乱,全军无所措手足。无政府无纪律现象非常严重。各人搞各人的, 各人抓各人的。有些同志把新招编来的伪满军队和新缴获来的武器,看成自己的,不去充实和补充主力。 这样的部队虽然有武器,但很不巩固。敌人一进攻,散的散,叛变的叛变,给我们造成了很大困难。”

  不仅新收编的士兵投降叛变,更严重的是一些闯关的老干部思想也开始动摇,对斗争前途失去信心。 手下“东总”作战科副科长王继芳投降国军,这件事影响颇大。王继芳携带了部队撤退计划等军事机密,以致新一军追击林部颇为得心应手。郑洞国手下指挥官刘德兴上校从王继芳处探知部队北满后方空虚,乃向郑洞国极力建议国军应乘虚进攻哈尔滨及齐齐哈尔。后王继芳官至国军少将参议,一九四九年在重庆被捕枪毙。

  四平撤退引起的逃亡潮,持续了相当久。难怪罗荣恒指责当时“无政府无纪律的现象非常严重”。

  国军往北分三路追击,因是机械化部队,又有空军掩护,行军快速,一日三十英哩,三天已达一百英哩 ,直追共军。部队被俘虏有之,更多被击溃四散。右翼新六军进攻吉林,俘虏了东满军区司令周 保中属下炮兵团五百人。

  中央兵团新一军从四平追到公主岭,赶上部队、将之击溃。六月一日彭真、罗荣桓及高冈给饶漱 石等人并中央的电报:

  “我军自四平撤至公主岭附近时,敌以多路平行纵队各附汽车坦克向我追击,其受我抵抗之路则停止, 而他路则进行包围,飞机进行放肆轰炸,故被割断我部队甚多,至今尚存数团、数个营、数个连,落在后 面,尚不知去向……”

  这些四散的部队吃了不少苦头。三师独立旅直属队和两个团,从五月下旬流离于中长路及渖吉路之间 的三角地带,至七月才归队。当时在东北还没有建立群众基础,东北人民看见这些衣衫褴褛打败了 的“叫化军”,拒绝援助。不少人开了小差,一团二连连长和指导员一块儿跑了。后来归队的士兵,棉裤破得露出屁股来,见到旧日战友,大家哭成一团。

  自五月十八日四平弃守,部队开始撤退,至六月六日第二次停战令止,三个星期间,国军一路穷追不舍,首尾相衔,直追过松花江逼近哈尔滨,共军在这沿中长路数百哩的路途中仓皇败退,或降、或逃、 或被俘,其惊险狼狈,黄克诚、罗荣桓这些将领都认为八年抗日未曾经历过,罗荣桓非常生动的描写了当 时撤退的窘态:

  “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从来没有这样被动过。我们一劲儿地撤,敌人一直在屁股后面追,就像拖了个 尾巴。”

  “四平保卫战” 应该是生平头一大败仗。部队死守四平,战况惨烈,八万人口的四平街几乎夷为平地。四平失守,关键在于国军右翼新六军于五月十八日突破了共军三纵的防线,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 以六百辆汽车快速将军队强行通过,最后占领了四平的制高点塔子山,塔子山失守,便有封闭四平守军退 路的危险。至此,看见大势已去,乃召集部下,预备全军撤退。四平失守,对的声誉及心理的打击是大的,甚至一些当年非常熟悉崇敬的老部下,也开始怀 疑:“林总”是不是多少年没打仗了,不会打仗了?士兵暗暗咒骂:“撤退将军”、“逃跑将军” 。长春弃守后,情况更加混乱,所受压力太大,在路上情绪失控,脾气变得一反常态。退到舒兰的时候, 他的部下参谋处的李作鹏、向敬之等人停下来喝酒,上去把桌面一掀,抓起炕上行李便向李等人摔去。

  展开全部蒋介石在当时的东北战场上犯了三个追悔莫及的错误:第一是把白崇禧调离、第二是把孙立人调离、第三个就是把陈明仁调离!当时兵败到哈尔滨,孙立人带新一军已经度过松花江准备进攻哈尔滨,白崇禧基本上同意继续追击,这时候蒋介石下令停止追击并调离白崇禧回南京,,陈明仁是叫陈诚派系斗争,找借口说陈明仁纵兵抢粮等等,被调离的这三个人对他们评价很高的,都是人才!!!这三个人要是不调离,不会那么快取得东北胜利!百度地图

http://jaquealgif.com/chengqian/85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