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乘乱掩击 >

安禄山如何乘疏击懈的?

发布时间:2019-08-02 20:3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易书科技是一家以内容制作、内容创意、内容运营为核心的多领域融合型发展的企业。本着内容精品化及跨界融合发展的理念,致力于出版(纸质、数字、音频、课程等载体)、影视IP、二维动画、视频等业务。

  公元755年,安禄山以讨杨国忠为名,率所部及一些少数民族军队10余万人,号称20万人,由范阳(今北京)急速南征。大军所到之处,绝大多数州县望风而瓦解,或降或逃或被杀,毫无抵抗能力。12月,安禄山已抵达灵昌(今河南滑县西南),利用河水结冰迅速渡过黄河,克陈留、陷荥阳,直逼虎牢(今河南汜水)。

  直到此时,安禄山才遇到唐朝由封常青率领的6万官军的阻挡。可是,封常青所率官军都是仓促征集、未曾训练的新兵,哪里经得起安军铁骑的冲杀。封常青大败于虎牢,再败于洛阳城郊,三败于洛阳东门内。百般无奈只得以退为进,与陕州的高仙芝合军,弃城让地,退守潼关,企图据险抗击,防止安军进入长安。唐玄宗心急火燎要反攻,怒斩敢于后退避敌的封常青和高仙芝。派哥舒翰带8万兵马前往潼关替代,一面敕令天下四面出兵,全攻东都洛阳。

  安禄山本拟从洛阳亲攻潼关,以便一举夺下西京长安推翻唐朝。不料河北军民在颜杲卿、颜真卿的带动下奋起抗击,声势浩大,切断了洛阳官军与范阳老巢的联系。加上李光弼、郭子仪两大将军及时率兵出陉,与河北军民声气相连,对安军形成了很大的威胁。安禄山只得退洛阳重作部署:派猛将史思明回救河北,令儿子安庆绪攻夺潼关。无奈河北军尤其是名将李光弼、郭子仪足智多谋、英勇善战,史思明连连败退。而哥舒翰则凭潼关险只守不出,安军根本无法西进。唐朝终于稳住阵脚,有了抽调优秀兵力以一举灭敌的机会。安禄山则前阻潼关,后断归路,虽已迫不及待地在洛阳当起了大燕皇帝,实际心虚途穷,无所作为了。

  不料,正在安禄山日夜担心的时候,唐玄宗竟听信杨国忠的片面情报,下令哥舒翰急出潼关,进灭安军。哥舒翰只得放弃天险进攻。10余万唐军将士,就此丧命于安军的伏杀之中。长安的屏障无端落入叛军之手。

  潼关失守,长安乱作一团。原本怒不可遏,急于平叛的唐玄宗,此时已志丧神靡,只带了杨贵妃姐妹及皇子皇孙,颤抖着乘夜溜出长安,逃往西蜀。公元765年,安禄山又轻轻巧巧地夺取了西京长安……这就是使唐朝由强盛的顶峰走向衰败之深渊的关键点——“安史之乱”的第一个阶段。

  人们不禁要问:大唐正处强盛之际,虽然朝政已开始衰败,但依然拥有80万雄兵、一大批忠于皇室愿意效死疆场的将帅和历史上最广阔的国土以及取之不尽的战略资源;而区区安禄山虽性狡诈,但并无雄才大志,虽控兵近20万,但仍不足唐军1/4,且反叛朝廷不得人心,却为何能势如破竹,瞬间攻战唐朝两京,逼得唐玄宗闻风而逃呢?这里主要的原因,是由于安禄山成功地运用了“假阳行阴,乘疏击懈”的计谋。

  戒备松懈之敌,势必思想麻痹,斗志涣散,指挥不力,协同不好,反应迟钝,战斗力弱。“乘疏击懈”就是要出其不意地在这种时机向敌人发起猛攻,使敌人措手不及,神志混乱,失去抵抗能力。但在一般情况下,敌人不会麻痹松懈。因此在发起猛攻之前,往往要通过“假阳行阴”来迷惑敌人,使自己养精蓄锐。“阳”是公开、暴露,“阴”是伪装、隐蔽。“假阳行阴”就是用公开的行动来掩护隐蔽的企图和行为。

  安禄山的“假阳”就是故意装出痴直、笃忠的样子,赢得唐玄宗百般信任,对他毫不防备。公元743年,安禄山已任平卢节度使,入朝时玄宗常常接见他,并对他特别优待。他竟乘机上奏说:“去年营州一带昆虫大嚼庄稼,臣即焚香祝天:‘我如果操心不正,事君不忠,愿使虫食臣心;否则请赶快把虫驱散。’下臣祝告完毕,当即有大批大批的鸟儿从北边飞下来,昆虫无不毙命。这件事说明只要为臣的效忠,老天必然保佑。应该把它写到史书上去。”

  如此谎言,本十分可笑,但由于安禄山善于逢迎,玄宗竟信以为真,并更加认为他憨直诚笃。安禄山是东北混血少数民族人,他常对玄宗说:“臣生长蕃戎,仰蒙皇恩,得极宠荣,自愧愚蠢,不足胜任,保有以身为国家死,聊报皇恩。”玄宗甚喜。

  有一次正好皇太子在场,玄宗与安禄山相见,安禄山故意不拜,殿前侍监喝问:“禄山见殿下何故不拜?”安禄山佯惊道:“殿下何称?”玄宗微笑说:“殿下即皇太子。”安禄山复道:“臣不识朝廷礼仪,皇太子又是什么官?”玄宗大笑说:“朕百年后,当将帝位托付,故叫太子。”安禄山这才装作刚刚醒悟似的说:“愚臣只知有陛下,不知有皇太子,罪该万死。”并向太子礼拜,玄宗感其“朴诚”,大加赞美。

  公元747年的一天,玄宗设宴。安禄山自请以胡旋舞呈献。玄宗见其大腹便便竟能作舞,笑着问:“腹中有何东西,如此庞大?”安禄山随口答道:“只有赤心!”玄宗更高兴,命他与贵妃兄妹为异性兄弟。安禄山竟厚着脸皮请求做贵妃的儿子。从此安禄山出入禁宫如同皇帝家里人一般。杨贵妃与他打得火热,玄宗更加宠信他,竟把天下1/4左右的精兵交给他掌管。

  安禄山的叛乱阴谋许多人都有察觉,一再向玄宗提出。但唐玄宗被安禄山“假阳行阴”之计所迷惑,将所有奏章看做是对安禄山的妒忌,对安禄山不仅不防,反而予以同情和怜惜,不断施以恩宠,让他由平卢节度使再兼范阳节度使、河东节度使等要职。

  安禄山假阳行阴之计得手,唐玄宗对他已只有宠信毫不设防,便紧接着采取“乘疏击懈”的办法,搞突然袭击。他的战略部署是倾全力取道河北,直扑东西两京(长安和洛阳)。

  这样,安禄山虽然只有10余万兵力,不及唐军1/4,但唐的猛将精兵,皆聚于西北,对安禄山毫不防备,广大内地包括两京只有8万人,河南河北更是兵稀将寡。且平安已久,武备废弛,面对安禄山一路进兵,步骑精锐沿太行山东侧河北平原进逼两京,自然是惊慌失措,毫无抵抗能力。因而,安禄山从北京起程到袭占洛阳只花了33天时间。

  唐朝毕竟比安禄山实力雄厚,惊恐之余的仓促应变,也在潼关阻挡了叛军锋锐,又在河北一举切断了叛军与大本营的联系。然而无比宠信的大臣竟突然反叛,唐玄宗既被“假阳行阴”之计所震怒,又被“乘疏击懈”之计刺伤自尊心,变得十分急躁。而孙子曰:“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安禄山的计谋已足使唐玄宗失去了指挥战争所必需的客观冷静,又怒又急之中,忘记唐朝所需要的就是稳住阵脚,赢得时间以调精兵一举聚歼叛军之要义,草率地斩杀防守得当的封常青、高仙芝,并强令哥舒翰放弃潼关天险出击叛军,哪有不全军覆灭、一溃千里的呢?

  安军占领潼关后曾止军10日,进入长安后也不组织追击,使唐玄宗安然脱逃。可见安禄山目光短浅,他只想巩固所占领的两京并接通河北老巢,消化所掠得的财富,好好享受大燕皇帝的滋味,并无彻底捣碎唐朝政权的雄图大略。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目光短浅的无赖之徒,竟然把大唐皇帝打得溃退千里,足见“假阳行阴,乘疏击懈”计谋的效力了。

http://jaquealgif.com/chengluanyanji/26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